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社会频道 > 社会万象 > 正文

大学生毕业后求职受挫 出走拾荒流浪7年

2014-01-10 15:27 来源:荆楚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腊八节,黄冈街头,随处可见居民晾晒的香肠和腊肉,散发着浓浓的年味。对于张琳(化名)一家来说,这个算不上节日的日子,却成为家里这些年来最喜庆的一天,因为失踪了近7年的弟弟,终于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张勇与姐姐重逢并拥抱在一起。右一为“全国道德模范”吴天祥

  腊八节,黄冈街头,随处可见居民晾晒的香肠和腊肉,散发着浓浓的年味。对于张琳(化名)一家来说,这个算不上节日的日子,却成为家里这些年来最喜庆的一天,因为失踪了近7年的弟弟,终于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35岁的张琳永远记得那一天——2007年8月2日,那是弟弟张勇(化名)突然离家的日子。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张勇这一离去,竟然近7年杳无音讯。家人悲痛欲绝,近乎疯狂地找了几年,却没有任何结果。当一切都在渐渐消散,“全国道德模范”吴天祥打来电话称见到了张勇,让这家人高兴得一夜未眠……

  路上捡垃圾

  陌生男子安家桥下

  53岁的舒位萍是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的一名环卫工,负责该区关东街汤逊湖社区周边的保洁工作。平日里,她和工友们穿梭在路面清扫垃圾,见过形形色色的拾荒者。但三环线光谷立交桥下的一名年轻男子,却让舒位萍每次经过这里时不由得放慢脚步。

  “我看他也就30岁,怎么会流浪至此捡垃圾呢?”舒师傅说,早在一年多前,她就注意到这名男子出现在立交桥附近,有时他背着一袋垃圾往桥下走,有时则空手从桥下走出来。立交桥下,长满了一人多高的杂草,由于不便进入,舒师傅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今年暑期,舒师傅几次巡路保洁时,没有看到这名男子,于是她来到桥下一探究竟,这才发现桥墩下,几块木板围着一床破被子,地面上满是破旧的衣裤鞋袜。“我原来还以为他只是在这里堆放垃圾,没想到他还睡在这里。”舒师傅说,看着这个孩子可怜,第二天上路时她买来饭菜让他吃,刚开始对方非常警惕,一再回避,“后来我耐心跟他讲,我就是这里的环卫工,不会驱赶他,他这才接过饭菜,但始终不愿开口说话。”

  舒师傅家住附近的汤逊湖社区,看到这名男子和自己儿子的年龄相仿,于是时常带些饭菜来到桥下送给他吃。在她的耐心开导下,该男子这才开口说话,他自称叫张勇,今年33岁,只记得自己是从外地来武汉的,在武汉捡了几年的垃圾,其它事情一问三不知。

  环卫工相助

  吴天祥帮他找到家人

  “刚看到他的时候,胡子就有约十厘米长,蓬头垢面的,身上异味刺鼻,衣服破烂不堪,又不愿意说话。”舒师傅说,周边的垃圾越来越不好捡,张勇靠卖废品肯定是饿一餐饱一餐,随着气温下降,担心张勇受冻,去年10月底,舒师傅将家里的一处停车棚腾空,并加固装饰,又抱来棉被、毛巾,让张勇住进了这个车棚。

  舒师傅安排张勇到家里洗澡,又拿出儿子的衣服给他穿。理发剃须后,张勇看起来很精神,舒师傅回忆说,她劝张勇跟自己一起扫街,这样既可解决温饱,还有一笔收入。张勇答应后,每天上路扫街。

  慢慢地,张勇开始主动和舒师傅交谈。一天,他哭着说很想回家看望奶奶。舒师傅听着心里一惊,赶紧询问他的家庭情况,但张勇又不肯说。舒师傅判断,张勇可能患有抑郁症或其它精神疾病。

  一次偶然的机会,“全国道德模范”吴天祥听说了张勇的事情,于是3次来到舒家,和张勇反复沟通。1月5日,张勇突然说了自己父亲的名字,并说自己的老家在黄冈……

  吴天祥迅速通过朋友,请求帮忙寻找张勇的家人。经多方联系,6日下午,在拿到张勇父亲张志刚(化名)的电话后,吴天祥当即与他通了电话。惊闻儿子仍在武汉,张志刚感到十分震惊,随即就在电话里大声痛哭起来,并表示要立即赶到武汉与儿子见面。吴天祥让张志刚安抚好家中的老母,表示要亲自送孩子回家。

  担心被笑话

  捡拾垃圾不愿回家

  昨日上午记者随吴天祥来到舒师傅家中时,张勇正在看电视,精神仍有些恍惚。吴天祥送来了新衣和鞋子,舒师傅帮张勇穿上。

  经过多次沟通,张勇这才向记者讲起自己离家7年的流浪生活。他说,2004年他从江汉大学某学院毕业后,四处找工作碰壁,在家人的帮助下,学小学教育专业的他到深圳一所学校当老师,但性格内向的他很快就离开了学校。此后,他先后在浙江、江西、武汉多地求职未果。2006年因和家人争吵,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但很快又回到家中。

  2007年上半年,仍没找到工作的张勇来到家住武汉的姐姐家。在姐姐鼓励下,他依然坚持跑招聘会、投电子简历,但每次投出去的简历都石沉大海。慢慢地张勇变得心灰意冷。在一次出门求职的路上,张勇的背包被偷,里面的各类证件、银行卡和手机全部不见了,万念俱灰的他觉得无脸回家见人,决定离家出走。

  张勇来到光谷一些社区里开始捡垃圾,用卖塑料瓶的钱买饭菜吃,但每天的“收入”也只有几元钱,他同时在一些餐馆门口捡食剩饭菜。一次夜间捡垃圾时,张勇被一根木棍砸中头部,他自称从此忘了很多事情。

  “那个时候,每天很难保证有一顿饱饭……”张勇说,但是他又不敢回家,因为怕别人笑话。每次在路边捡到剩饭,就跑到旁边的角落里躲着吃,因为他怕被人认出,也不想被家人找到。

  出走7年

  他终于踏上回家的路

  昨日中午1时许,车子来到黄冈,车门打开的一霎那,守候在路边的姐姐张琳抱着失踪7年的弟弟嚎啕大哭起来,张勇的眼泪也夺眶而出。为了尽快与孙子见面,张勇在农村的奶奶也赶到黄州城区。这些年来,因为想念孙子,老人哭干了眼泪,已是89岁高龄的她总在唠叨:这辈子见不到孙子,死不瞑目。

  听到舒师傅讲起儿子的事情,张志刚失声痛哭起来。他说,张勇离家出走后,张家上下四处寻找,发布寻人启事、发动亲友寻访都没有结果,身心疲惫的他每天反复拨打儿子曾经的电话,但儿子电话先后处在关机、停机状态,后来电话又换了几个主人。在明明知道对方不是儿子的情况下,张志刚依然定期“习惯性”拨打,至今,他依然能准确报出电话号码。

  张琳泣不成声地告诉记者,弟弟自小性格较内向,与父母交流不多。1998年,母亲因积劳成疾,患胃癌离世,这对弟弟的打击很大,自此他变得更加封闭,不愿意与人交流。张琳说,弟弟找工作屡次碰壁,甚至也曾离家出走过。担心性格内向的弟弟出事,2007年上半年,她曾将张勇接到自己家中进行开导,“但没想到他毫无征兆地离开了……”

  张琳至今都感到很自责,她说,张勇是在她家出走的,自己都没法向过世的母亲交代。她称,张勇在离家前,就显得很抑郁,经过这几年的流浪,他可能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这段时间将在家好好陪着弟弟,过几天要带他去医院进行全面体检,同时请心理医生为他进行心理疏导。


责任编辑:苏志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