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社会频道 > 社会万象 > 正文

高手在民间!送餐工每日头顶几十斤穿梭自如

2016-08-23 10:35 来源:四川新闻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每天凌晨5点开始,直到下午3点半,在位于成都北门的荷花池里,你都会看到这样一群人:他们头部顶着一块木制托盘,上面装着客人购买的饭菜,用全身的平衡功夫、腰部的“洪荒之力”和矫健的脚步,灵活自如地往返穿梭于市场外的餐馆与市场内各摊点之间……

  点击进入下一页

  托盘中的饭菜太重,钟大姐在旁人帮助下将托盘往头上放

  四川新闻网成都8月22日讯(记者 梁鹏 摄影报道)每天凌晨5点开始,直到下午3点半,在位于成都北门的荷花池里,你都会看到这样一群人:他们头部顶着一块木制托盘,上面装着客人购买的饭菜,用全身的平衡功夫、腰部的“洪荒之力”和矫健的脚步,灵活自如地往返穿梭于市场外的餐馆与市场内各摊点之间……这些人绝大多数来自农村,生活清贫,以赚取每份菜2元的佣金来养家糊口,他们被称作“送餐工”。今日,四川新闻网记者为你讲述他们的故事。

  一天要走几十里送餐 收入100多元

  今天中午12点左右,刚送完餐的钟大姐,来不及坐一下,又来到一家饭店,把在送餐途中接到的点餐菜名告之饭店老板,便又顶起了已经摆好饭菜的托盘,离开了餐馆。

  钟大姐今年49岁,来自石板滩的她,在荷花池做送餐工已经十年了。说起当初干这一行的原因,钟大姐只是简单的回了一句“为了赚钱”。钟大姐告诉记者,10年前,由于女儿开始上初中,家中经济比较困难,她决定外出打工。“最开始,我在餐馆帮忙,一个月只有300块钱,看到送餐赚得多一点,便决定开始送餐。”

  “其实最开始还是不适应,脚痛得很。”钟大姐说,最初她还是低估了这一行的辛苦。干这一行,每天早上五点过起来,要工作到下午3点半左右,期间只有1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一天都在走,估计要走四五十里路,不过,习惯就好了。”

  钟大姐告诉记者,尽管工作辛苦,但她每天的收入并不高。“一份菜,老板给我们一块,客人给我们一块,加起来就两块钱,饭是一碗赚5角。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够收入100多块,生意不好的时候一天也就几十块钱。”

  点击进入下一页

  钟大姐顶着饭菜准备去送餐

  头顶二三十斤饭菜 还帮顾客点菜

  “吃饭了,你们的饭到了!”在聊天中,钟大姐来到了点餐客人的店铺前,一声大喊后,正在店铺内的客人马上来到钟大姐旁边。或许是等待的时间有点长,客人一边从半蹲着的钟大姐头顶托盘中端自己点的饭菜,一边略带埋怨地说“终于来了,还以为你不来了呢”。面对客人的埋怨,钟大姐没有说什么,只是临走时说了一句“肯定要来的”。

  客人拿完饭菜,钟大姐继续将托盘顶在头上,向下一家出发。刚走出不到十米,装在钟大姐围腰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号码后,钟大姐接通了电话。“好,我给你点嘛!”见记者对她在电话中帮客人点菜有些疑问,钟大姐告诉记者,因为自己干的时间长了,有很多的老主顾,对这些老主顾的口味都很熟悉了,“一般老主顾打电话来,都是喊我给他们安排菜。”

  点击进入下一页 

  头顶托盘正在送餐的钟大姐

  托盘有玄机 中间头顶位置垫有泡沫

  这次托盘中装有4个客人点的餐,共有6个菜,十多碗饭,重约二三十斤,但钟大姐顶着托盘,仿若无物般,穿梭在荷花池的各个商家之间。遇到有人站在过道中,钟大姐会大声喊上一声“让一下,饭来了”。然后,她灵巧地从这些人当中穿过。

  顶着这么重的饭菜,怎样才能保持平衡穿梭自如呢?钟大姐拿起了她放在一旁的托盘告诉记者,一切玄机都在这块托盘上。记者看到,这是一块木板托盘,在托盘的底部,有一块用透明胶粘着的、中间有些凹陷的泡沫。

  钟大姐说,这块凹陷的泡沫就是机关所在,“我顶过最重的可能有四五十斤重,托盘上都垒了有两层,这块泡沫凹进去的地方正好和头部吻合,这样就保持了平衡,同时也免得头直接顶在木板上,没得那么痛。”

  点击进入下一页 

  客人正从钟大姐头顶的托盘中拿饭菜

  生意不好加之太累 明年打算回家带孙子

  干了十年,钟大姐见惯了这一行的兴衰。

  钟大姐告诉记者,这一行的最辉煌的时间,大约在3年前,“那个时候,荷花池干这一行的有一百多个人,那个时候很多的老板也喜欢点菜,一上午一个人就要送五六十家。”钟大姐说,随着快餐的发展,“原来一百多人的送餐员队伍,现在也只剩下了一半,而且一个人一天中午顶多送二十家。”

  钟大姐说,干这一行的,有赚了钱在成都买了房子的,也有干了不久就离开的。对于未来,钟大姐也有自己的打算,“当初干这一行是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娃娃要读书。现在娃娃都嫁人了,我也五十了,快干不动了,还是回去帮忙带外孙。”

  尽管有了对未来的打算,但摆在钟大姐面前更为现实的希望则是,3点半“下堂”后拿到自己用一天辛苦换来的佣金,回到自己位于荷花池旁边的出租房内,做一份可口的饭菜慰劳一下自己,然后带着对未来的希冀,好好睡一觉,以迎接第二天早上六点的“上堂”。

  点击进入下一页 

  钟大姐的托盘

  点击进入下一页 

  钟大姐头顶托盘从路人让出的道路中穿过

  点击进入下一页 

  钟大姐头顶托盘一边接电话一边送餐

  点击进入下一页 

  许大哥送餐时路过摆放在路边的快餐摊,许大哥送餐生意最大的竞争者便是这些快餐摊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一位在送餐途中的大哥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一位正在送餐的大姐


责任编辑:王海燕
分享到:
./W02016082339805892573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