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社会频道 > 社会万象 > 正文

儿子以父之名“轻松筹” 拿7千元救命钱后失踪

2017-09-26 10:49 来源:成都商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56岁的李明春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想说话,但是开不了口。10多天前,他突发脑出血被送医院抢救。由于家境贫困,儿子李诚在网络上发起了“轻松筹”,筹钱为父治病。不过筹到7000多元钱时,李诚突然提前结束项目将钱取走,随后消失不见了。

陈国莲在医院照料李明春

陈国莲在医院照料李明春

  56岁的李明春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想说话,但是开不了口。10多天前,他突发脑出血被送医院抢救。由于家境贫困,儿子李诚在网络上发起了“轻松筹”,筹钱为父治病。不过筹到7000多元钱时,李诚突然提前结束项目将钱取走,随后消失不见了。

  目前,李明春尚欠着医院16000元左右医疗费。儿子李诚的手机号码已成空号,他到底在何处?为何带走父亲救命钱?一切成谜。

  56岁协管员突发脑出血昏迷8天

  今年56岁的李明春是乐山市中区人,以前靠踩三轮车为生,如今是一名值守在斑马线的交通劝导员。9月14日中午,李明春出事了。

  “当时还没到1点,我下了班回来,看到他正准备出门去跟别人交接班。身子偏偏倒倒的,看上去就跟喝醉酒一样。”据李明春的爱人陈国莲介绍,老公从不喝酒,也许是工作太累了, 就把他拖到床上休息。

  陈国莲比丈夫小一岁,从环卫工的岗位上退休后,就帮人到大街小巷发传单。她将李明春安顿好后,赶紧去往丈夫平常上班的路口,“想到让他休息一下,我去顶一会班。”不过,陈国莲等了好一阵,也没见丈夫过来。“难道出什么事了?”陈国莲给丈夫的妹妹和妹夫打电话,让去家里看看。“我到了他家里,看到他已经神志不清了。”妹夫刘洪华赶紧拨打了120。

  很快,李明春被送到了乐山市老年病专科医院。“由于突发头昏,他右侧肢体无力,入院时意识不清,打头部CT发现左侧基体脑出血,出血量比较大。”主治医生万虎介绍随后,当天立即给李明春做了开颅血肿清除术,直到手术第八天,人才清醒过来。

  给父亲治病儿子发起“轻松筹”

  得知父亲生病住院,儿子李诚也是第一时间赶到医院。手术后的李明春虽然醒了,但是胸部感染还比较严重,高昂的医药费让这个家庭捉襟见肘。李明春和陈国莲两人每个月的收入都只有1000多元,当保安的李诚每月工资也仅有2000多元。

  入院时,陈国莲将家里的积蓄15000元全部交到了医院,但很快就用完了。“他想到了轻松筹,让大家献爱心。”刘洪华说,等李明春从手术室出来后,李诚就拍了父亲的照片和病情证明等材料,准备发动网络捐款。

  9月15日,李诚立即发起了一个名为“56岁我的父亲脑出血,喉管堵塞,病情危重”的轻松筹项目,目标金额50000元。在项目详情中,李诚描述说,“这次我爸爸动了两次手术,一个脑出血,一个切除喉管取痰,都有生命危险,耗费巨大,还不要说药物治疗、住院费,各种费用。实在是承受不起,直接把整个家庭拖垮了!求求好心的人帮帮我们,伸出你们援助的手,谢谢大家。我会感激不尽,铭记于心!”

  姑姑杨明凤和姑父刘洪华则到处转发分享李诚发起的轻松筹链接,不少爱心人士纷纷伸出援手。截至9月21日,共有265人次捐助了7507元。

轻松筹项目被提前结束钱被取走

轻松筹项目被提前结束钱被取走

  7000多元被取走连同儿子一起消失

  看着捐助的人越来越多,杨明凤感到很欣慰。不过,9月21日晚,突然有朋友给杨明凤说,打开那个轻松筹链接显示“项目已结束”,钱捐不进去了。

  杨明凤心里感到阵阵不安,她赶紧给侄儿李诚打电话。“我问他为啥提前把项目结束了,他说医院里催交钱了,他准备先取出来交了。”杨明凤介绍说,她当时就叮嘱李诚千万不能打这笔钱的主意,“他还说这是父亲的救命钱,不可能动的。”

  9月21日晚,李诚在医院陪父亲。第二天一大早,陈国莲来到医院准备替换儿子,没想到李诚却不见了,“护士说他早上六点过就走了。”

  杨明凤的担心终于变成现实——拨打李诚的电话号码已经变成空号,他还删除了所有亲人的微信号码。李诚切断了与家人朋友的一切联系方式。

  9月25日,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拨打轻松筹客服电话10101019得知,李诚发起的项目确实于9月21日提前结束,共筹款7507元,已于当天提取,目前是打款成功状态。对于爱心捐款被患者儿子取走,该工作人员称,轻松筹平台只审核患者病情的真实性,收款人为患者本人或直系亲属或医院对公账号,儿子取走父亲救命钱属于家庭内部纠纷。

李诚

李诚

  他为何取走父亲救命钱?

  父亲躺在病床上等着钱救命,儿子却取走爱心捐款消失不见,到底是为了什么?

  对此,陈国莲似乎并不感到震惊,因为她觉得自己太了解儿子了。陈国莲介绍说,李诚是家中独子,从小父亲比较惯他,“他读书不得行,多早就出去晃,没钱就回来了,没办法,就一个儿子,要钱就拿给他用。” 陈国莲说。

  今年34岁的李诚还有个6岁的儿子,但他4年前就和老婆离婚了,儿子跟着前妻生活,而李诚在城里一个小区当保安。至于哪个小区,她也不清楚。“其实,我们不想认他了。”陈国莲介绍说,前几年,李诚还悄悄将家里的存折拿走,把老两口打工攒下来的三四万元都取走了。李诚几乎没给家里拿过一分钱,有一次某银行的催款通知还寄到了家里,说李诚贷款了,逾期未还。还有一次李诚带着女朋友来家里,女朋友提了牛奶来,“他鼓捣让我拿100元钱,说他没钱用了。”

  姑父刘洪华回忆说,他曾经转送两部山地自行车给李诚,李诚转手就卖了。“他自己每个月工资不够花,还经常跟父母要钱花,没想到这次连父亲救命钱都敢动”。

  9月25日下午,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辗转打听到李诚上班的翡翠国际小区。据保安队长雷刚介绍,李诚是今年3月底来的,性格温和。他父亲生病后,就请了7天假,原本该9月25日上班,但是人没有来,无法联系上,“之前听说他耍了一个宜宾的女朋友。”

  李诚到底在何处?为何带走父亲救命钱?一切成谜。

  目前,李明春尚欠着医院16000元左右医疗费。躺在病床上的他还不能开口说话,他几次想抬起手表达什么,却又无力垂下。


责任编辑:范金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