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社会频道 > 社会万象 > 正文

姐姐将年幼弟妹留旅店消失4个月 好心店家管吃住

2017-12-04 11:26 来源:成都商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一年前的10月,24岁的小曲和稍小的妹妹小玲带着3个弟妹,住进了位于成都五块石车站对面的一家名为“润丰旅馆”的小旅店。平日里,小曲和小玲一边工作一边照看着三个弟弟妹妹。但今年初,小玲却突然跟着男友前往浙江,小曲也在7月份离开了旅馆。

  姐姐人呢

  五姐弟仅要了一个标间。但一段时间后,“几个娃娃说姐姐到浙江了”

  “开始说出去几天就回来,结果一直都没有回来”

  娃娃咋办

  “娃娃小,姐姐又联系不上,咋办?就只有让他们一直住着了”

  “虽然没给钱,但几个娃娃也不能不管啊,就当做好事了”

  店家照顾

  朱大姐管住,每天到他们房间查看一转,隔几天就更换一下床上用品。

  开冒菜店的林女士管起了吃喝。每天都会为三个孩子准备中午和晚上两顿饭菜。

  警方出手

  朱大姐决定报警,“安全是最大问题,住宿费倒是其次,最好能找到家人”

  民警从房间内找到了一个户口本,确定了几个人确是姐弟关系

  一年前的10月,24岁的小曲和稍小的妹妹小玲带着3个弟妹,住进了位于成都五块石车站对面的一家名为“润丰旅馆”的小旅店。平日里,小曲和小玲一边工作一边照看着三个弟弟妹妹。但今年初,小玲却突然跟着男友前往浙江,小曲也在7月份离开了旅馆。

  三个小孩子就这样被留在了旅馆。

  好在,四个多月来,好心的旅店老板朱大姐和旁边的冒菜店老板林女士负担起了他们的吃住。目前,辖区双水碾派出所民警已经将三人接走,并暂时安置到了一家福利机构。

  神秘房客

  姐姐带着弟弟妹妹挤标间

  朱大姐在成都五块石车站对面的一个小巷内经营着一家不大的小旅馆,两层楼,10多个房间。因为靠近车站,客人大多是些流动性较强的过路客。

  去年10月,两个女孩带着三个弟弟妹妹住进了旅馆。姐姐一个叫小曲,24岁,另一个叫小玲,年纪比小曲稍小,三个弟弟妹妹年纪最大的仅有11岁,另两个则只有七八岁。

  五姐弟仅要了一个标间,小曲登记了自己的身份证,几个弟弟妹妹则是通过户口簿入住,房费80元一天。

  入住时,朱大姐曾提醒,人数太多,一个房间恐怕住不下,但考虑到3个年纪稍小的孩子也需要姐姐照顾,还是安排到了一个房间。

  原本以为几个人住一天就走。但,姐弟几人却就此长住了下来。

  刚开始,小曲每天缴费续房,到后面,每月一缴,费用为2000一月。“既然他们长期住,按天算的话费用也不低,后面就干脆按月算了,相当于租给他们,我们每隔几天就给他们做一次卫生。”朱大姐介绍,平日里,小曲和小玲每天轮着照看3个弟妹,白天出门,晚上带着饭菜回来,或者在旁边叫外卖。时间一长,几个人与朱大姐也渐渐熟络了起来。

  姐姐“失联”

  姐姐留的联系电话打不通

  朱大姐并不清楚小曲和小玲在成都的工作,“只是一般回来得都比较晚,有时候一去就是两三天,几个娃娃的吃饭都是叫外卖送过来,3个小娃娃也不怎么下楼耍,一直都在房间里面。”

  几个人住了3个多月后,今年初的一天,房间里突然来了一个年轻小伙,“说是小玲的男朋友”,之后,小玲便跟着这位男朋友离开了旅馆。“据说是跟着男朋友去浙江打工了,几个娃娃也说姐姐到浙江了。”朱大姐介绍。

  此后,照顾几个弟弟妹妹的任务就留在了小曲一个人身上。

  然而,今年7月上旬,小曲也突然离开了。“开始说出去几天就回来,结果一直都没有回来,从那以后,房钱到现在也就一直没有再交过。”朱大姐介绍,就这样,三个小孩子就一直被留在了旅馆,“我们多次跟姐姐联系也一直没有联系上,娃娃小,我们又没法直接赶走,出了安全问题也麻烦。”

  随后,成都商报记者通过朱大姐提供的联系方式,试图与小曲取得联系,不过,拨打多次,电话均无法接通。

  好心店家

  娃娃小,姐姐联系不上 不能不管

  “娃娃小,姐姐又联系不上,咋办?就只有让他们一直住着了,再想办法看能不能联系上。”朱大姐介绍,自小曲离开后,自己也只能临时担起照顾他们的责任,“毕竟住在我这里的,我不管,让他们出去的话又去住哪里呢?”为了不让三个孩子出现什么意外,朱大姐甚至每天都要到他们房间去查看一转,隔几天就给他们更换一下床上用品,再试图与小曲取得联系。

  朱大姐管着三个小孩的住,在一旁开冒菜店的林女士则算管起了他们的吃喝。在小曲离开后,林女士每天都会为三个孩子准备中午和晚上两顿饭菜,要么送到房间,要么由八九岁的小妹到店上来取。

  “他们从住到旅馆就开始在我们这里点东西吃。”林女士介绍,此前,小曲和小玲还没离开时,几个人就一直在店内吃饭,后来,熟悉之后,如果两个姐姐无法及时回来,就会通过微信或者电话联系她送餐上门,“结钱也是从一开始的当面结到后来一两天结一次,再到最后隔一段时间结一次。”

  而说起这次小曲的出走,林女士说:“当时她说会出去几天,要我给几个娃娃送下饭,没想到到现在都没有回来,甚至一直无法联系上,饭钱前面还是结了几次,但是最近这一两个月就完全没有联系了,钱也就没有结了。”

  “虽然没给钱,但几个娃娃也不能不管啊,就当做好事了。”就这样,林女士还是会在每天备好饭菜等小妹过来取,“他们一天两顿,上午10点左右就是一些稀饭包子或者豆浆,下午6点多的时候就是冒菜、米线,有时候还会炒点菜。”

  到如今,核算下来,几个小孩的住宿费已经欠下了6000多元,林女士的饭钱也达到了2000多元。

  最/新/进/展

  警方介入帮其寻亲 暂安置到福利机构

  一连四个月,长此下去也不是办法。12月1日这天,朱大姐还是向辖区的双水碾派出所报了警,期望得到警方帮助。“一是在我这里安全问题是最大问题,住宿费倒是其次,二是最好还是能够找到娃娃的家人,现在姐姐联系不上,那娃娃是不是还有其他家人呢。”

  当天,双水碾派出所民警赶到了朱大姐的旅馆,从孩子的房间内找到了一个户口本,确定了几个人确是姐弟关系,同时了解到了孩子的父母以及户籍地。但是,暂时还是难以与小孩的亲属或者父母取得联系,而两个姐姐也依然无法联系上。

  成都商报记者从成华警方获悉,民警将三个孩子带回了派出所后,为他们购买了牛奶面包等食物,了解完情况后,最终暂时将他们安置到成都的一家儿童福利机构,解决他们的临时食宿问题。同时,将在接下来,继续尝试为他们寻找姐姐和家属。不过,目前暂时还没有消息。


责任编辑:范金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