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社会频道 > 社会万象 > 正文

8000年人狗“情”:汉晋爱犬成风 唐宋时宠物犬出现

2018-03-04 09:50 来源:华西都市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转眼农历戊戌狗年来到,成都武侯祠博物馆特别推出《低徊入衣裾——狗与汉晋生活新春特展》,邀请市民朋友们共同品玩福犬历史,走进汉晋时期人们趣乐喧闹的一天。

  点击进入下一页 

  《簪花仕女图》(局部)。

  8000年人狗“情”未了

  转眼农历戊戌狗年来到,成都武侯祠博物馆特别推出《低徊入衣裾——狗与汉晋生活新春特展》,邀请市民朋友们共同品玩福犬历史,走进汉晋时期人们趣乐喧闹的一天。

  这次展览,让不少观众涨了知识:原来早在汉晋时期,就已爱犬成风,养狗成为社会各个阶层的普遍现象。

  那些展品中,狗狗们可谓千姿百态:有的憨态怜人,有的精神抖擞,有的炯炯有神……走进成都武侯祠博物馆,就能看到展台上摆放的一系列千奇百趣的陶狗。这些陶狗,形态、神情、装饰迥异,分别显示出它们不同的状态——这对陶狗相对匍匐在地,似乎在门口守候主人;那只陶狗四肢直立,面目刻画有卷曲须毛;还有一只陶狗犬首向上,作张口吠叫状,露出利齿,似乎都能听到它的叫声。

  点击进入下一页 

  绿缎绣海棠菊花犬服故宫博物院藏。

  “野径来多将犬伴,人间归晚带樵随”,狗,一直以来被称为“人类最忠实的朋友”,狗与人类历史的交点,可以上溯至近万年前的新石器时代。

  狗年说狗,现在,我们一起来看看历朝历代的“人狗情缘”。

  先秦:

  狗大多用于祭祀和殉葬

  用狗来殉葬是一件残忍的事情。但在当时,有资格能够同天子一起下葬,实属一种荣誉。

  “芃芃其麦,闻声于野”。遥远的古代,人们早就注意到“狗”这种动物,而狗也是我国最早被驯化的动物之一,其时间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中期。比如,中原地区的河南新郑裴李岗文化、华北平原的河北武安磁山文化、江浙地区的河姆渡遗址等一系列新石器时代早期的重要文化遗址中,都出土过有狗的骨骼,表明狗在我国至少有八千年的驯化历史。

  而人类自从创造文字开始,就有了关于狗的文字记载。

  也许在人们的普遍印象中,狗这类动物在古代大多用于戏耍观赏,或者是食用捕猎。但在先秦时期,它们主要被人们视为一种吉兽,与抵御凶害以及祖先崇拜联系在一起。《山海经·西山经》中记录:“阴山,有兽焉,其状如貍而白首,名曰天狗,其音如榴榴,可以御凶。”

  先秦时期,狗用于祭祀和丧葬的现象更为多见。古时用来祭祀的犬称为“献”。《礼记·曲礼》中有载:“凡祭宗庙之礼,羊曰柔毛,鸡曰翰音,犬曰羹献。”证明当时确实用狗当做祭品献祭,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何“献”字会用犬旁。

  《周礼·秋官》中有载:“凡祭祀共犬牲,用牡物,伏瘗亦如之。”古籍中还规定王出行要有“拔祭”,即用狗祭车和道路,认为这样就可保周王旅途平安。《淮南子·时则训》里面也写道:“旁磔四门,皆磔犬羊以禳四方之疾疫”。说明当时用狗祭祀的目的,在于祈求降福降祉,消除灾害疾病。

  除了用狗祭祀,犬葬也是当时风气之一。《周礼》规定王室丧葬须用犬皮盖丧车,“王之丧车五乘:木车、蒲蔽、犬猽、尾櫜、疏饰。小服皆疏。”考古发掘,在郑州商城北墙东段遗址发现的八个祀坑中,共理狗92只,最多的一坑埋23只;安阳小电西北的妇好墓中发现有六只狗随葬。

  而洛阳市考古发现的周朝“天子驾六”大型车马陪葬坑中,每一节车厢都有一副完整的狗骨架。虽然在现在看来,用狗来殉葬是一件十分残忍的事情。但是在当时,有资格能够同天子一起下葬,实属一种荣誉。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铲屎官”一词十分流行,不少饲养宠物狗的年轻人都以此调侃自称。虽然此官不算“官”,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原来早在周代,就有官方的“铲屎官”了。《周礼·秋官·犬人》有载:“犬人掌犬牲。凡祭祀共犬牲,用牷物,伏瘗亦如之。凡几珥沉辜,用駹可也”。这说的是,周代设“犬人”一职是专门的官职掌管犬牲。

  此外,春秋时期之前还十分重视狗的繁育,以此保证狗作为祭品的数量。《孔子闲居》疏:“大夫不坐羊,士不坐犬者,言大夫无故不得杀羊坐其皮,士无故不得杀犬坐其皮”,其寓意是希望人们除了必要的祭祀之外,不要随意杀害狗类。

  点击进入下一页 

  狗与汉晋生活特展上展出的陶狗。

  汉晋:

  爱犬成风,狗肉价低于牛羊

  刘备在起事之前无经济实力却又喜爱养狗,没办法,他只能编织竹席、草鞋等拿去街上卖。

  到了汉朝,更是爱犬成风,养狗作为社会各个阶层的普遍现象。为何汉人如此爱狗呢?

  其中一个原因是汉朝狗肉的价格远远低于牛、羊、马,所以汉人喜食狗肉。《居延汉简》中提到,马价十千钱或五千三百钱,牛价两千五百钱,羊价九百钱,胡狗价才六百钱。不仅如此,汉代还有一道以狗肉为原料的菜肴被选入古籍《食经》中,叫做“犬碟”。

  除去喜食狗肉这一原因,汉人养狗成习更是与当时统治阶级几位著名的“爱狗人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就有汉武帝刘彻,和东汉的汉灵帝刘宏。所谓“上有所好,下必至焉”,两位皇帝都爱狗爱得痴狂,所以群臣也纷纷效仿,平常农户更是家家有狗。

  “这幅画像砖中,就描绘了一幅驯狗的图景。”武侯祠博物馆的讲解员介绍说,“此次展览展出的南阳汉代陶狗是手工雕塑的作品,有的以模制为主,有的以雕塑为主,有的为二者相结合。它们都是由专门的制陶作坊烧造而成的,有的是灰陶,有的施红釉,有的施红绿釉,大都刻画得十分精细。汉代的雕塑大师们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通过对狗的仔细观察,把狗刻画得栩栩如生。”

  汉代自建立后,中央朝廷就设有“狗监”一职,专门管理皇帝的猎犬,历史上许多有名的人物都曾在其任职。文学家司马相如之所以能得到汉武帝的赏识,也是多亏了时任狗监的同乡杨得意。司马相如因狗监荐引而名显,为后人津津乐道。

  作为“爱狗人士”的代表人物之一,汉武帝在位时曾建“犬台宫”,供文武百官观看“斗狗”,以此作为一项娱乐项目。《三辅黄图》有云:“犬台宫,在上林苑中,去长安西二十八里”,在“犬台宫”外又建筑了“走狗观”。

  在汉武帝之外,东汉时期的汉灵帝更是嗜狗如命,“狗官”一词就是来源于这个沉迷享乐的皇帝。《后汉书·孝灵帝纪》记载:“又于西园弄狗,著进贤冠,带绶”。这说的是汉灵帝在西园与狗玩耍时,为其戴上了进贤冠和绶带,但在东汉,进贤冠是专为文官所用。又有宦官别出心裁,将狗打扮一番,戴进贤冠、穿朝服、佩绶带,摇摇摆摆上了朝。待刘宏认出此乃一狗时,不禁拍掌大笑,赞道:“好一个狗官”。另外,汉灵帝还将狗唤作“爱卿”,满朝文武虽感奇耻大辱,但却是“敢怒不敢言”。

  以上两个皇帝虽爱狗,但贵为一国之王,有着雄厚的经济基础支撑他们这项爱好,而三国时期的刘备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三国志·先主传》中有陈寿对刘备的个性特点的概括:“先主不甚乐读书,喜狗马、音乐、美衣服”。可是刘备在起事之前穷得响叮当,根本无经济实力却十分喜爱养狗,没有办法只能编织竹席、草鞋等物品去街上卖,换得些许钱币,买些食物养活自己和狗狗。

  点击进入下一页 

  宋代《秋葵犬蝶图》。

  唐宋:

  “萌萌哒”的宠物犬出现了

  南宋词人周密所著的《癸辛杂识》中,还有关于给宠物犬做美容的趣事。

  唐朝是中国古代的盛世辉煌时期。那时的达官贵人阶层生活富足奢华,而狗在这一时期更多开始扮演“萌萌哒”的角色,作为宠物为权贵所饲养。

  唐代皇帝建有富丽堂皇的“五坊”,即狗坊作为其中之一,专门为皇帝饲养犬类供其玩乐。也是在唐朝后宫,开了女性饲养宠物先河。

  说到唐朝著名的宠物狗,就不得不提杨贵妃的“康国猧子”了。这只由康国(现今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一带)进贡的雪白小狗,深得杨贵妃的喜爱。《酉阳杂俎》中载:“上夏日尝与亲王棋,令贺怀智独弹琵琶,贵妃立于局前观之。上数子将输,贵妃放康国猧子于坐侧,猧子乃上局,局子乱,上大悦”。杨贵妃因怕唐玄宗与亲王对弈输了棋局,便将“康国猧子”放在一侧让其上桌扰乱棋盘。可见,这只小狗儿也聪明灵性,还真乱了棋局,倒不负杨贵妃的一番调教。

  不过这“康国猧子”到底是什么品种的狗呢?陈寅恪先生曾考证曰:“《太真外传》有康国猧子之记载,即今外人所谓‘北京狗’,吾国人则呼之为‘哈巴狗’。”现藏于辽宁博物馆的《簪花仕女图》,出自唐代画家周昉,是极负盛名的美女图之一。在画中能够清晰地看到,衣着华丽的妇人们正用长杆逗弄着一只憨态可掬小狗,这只狗便是“猧子”。只是,这“猧子”极名贵,只有宫廷贵妇才养得起。

  如果说在唐代只有权贵们才能将狗当作宠物饲养,那到了宋代,此行为已从唐朝时的宫廷贵族扩大到富有的平民家庭。有趣的是,宋代还出现过《寻狗启事》。《夷坚志》记载:宋人员琦,“养狗黑身而白足,名为‘银蹄’,随呼拜跪,甚可爱。忽失之,揭榜募赎”。在狗走失之际还张贴告示,悬赏寻狗,可见当时员琦对狗的情感,已经远远超出了狩猎、看门的用途了。

  不仅如此,宋代还出现了宠物市场,如开封府的大相国寺,“每月五次开放万姓交易,大三门上皆是飞禽猫犬之类,珍禽奇兽,无所不有”,市场上还有狗粮出售:“……是养犬,则供饧糠。”南宋词人周密所著的《癸辛杂识》中,还有关于给宠物犬做美容的趣事。周密写道,当时女孩子们喜欢将凤仙花捣碎,取其液汁染指甲。而定居于宋朝的阿拉伯女性,甚至用凤仙花液汁给猫狗染色。

  在一些宋代的书画作品中,人们也能看到这个时代的宠物狗的形象。无论是辽宁省博物馆藏的《秋葵犬蝶图》,还是上海博物馆藏的《秋庭乳犬图》。

  点击进入下一页 

  《道光帝喜溢秋庭图》。

  明清:

  呵护千只狗,慈禧设“养狗处”

  众多狗品种中,慈禧最喜欢的居然是小型狗京巴,这种狗现在是普通不过的“土狗”。

  满族入关后,清朝各代皇帝为保持本族特质,积极提倡“国语骑射”。康熙、乾隆诸帝更是身体力行,统领八旗官兵远赴塞外,在木兰围场中大举围猎,以期提高满洲族人的骑射技能,训练有素的猎犬成为清代骑射活动的主要伙伴。

  到了清代中晚期,宫廷中爱犬、养犬之风深深影响到整个清代上流社会。

  清朝时期,最喜欢养宠物的皇帝,非雍正莫属。雍正帝有两只爱犬,一只叫“百福”,一只叫“造化”,他对它们宠爱有加。据清宫档案记载,雍正皇帝就曾亲自指令狗窝,狗笼的尺寸、用料。

  入冬后,北京城冷了,雍正便会找裁缝,给狗做几件冬装。要说给狗做几件衣服,已经够意思了,但这还没完。裁缝把衣服做好后,雍正还要检查,纽扣是否牢固,细节是否精致等等。作为一个在位13年,奏折批了1000多万字的工作狂,雍正竟然还能抽出时间,检查狗狗的衣物,足见其对狗的喜爱程度。

  宫苑深深,夺嫡争宠太闹心。何以解忧?唯有养狗。“老佛爷”慈禧是比雍正更甚的“爱宠达人”。清朝末期,慈禧垂帘听政,整个紫禁城都是慈禧说了算,养狗当然也要看慈禧的脸色。慈禧曾在整个宫城里养了一千多只狗。

  为了照顾好这一千多只狗,慈禧还专门下令设置了“养狗处”,由专门的太监来伺候这些狗,这些太监被称为“狗监”。这些狗的食物比人吃的都好,都是精美的牛羊肉等,饭后还有加餐水果甜点。狗住的地方叫“御犬殿”,是一层一层搭建的小楼。

  慈禧养的狗儿不仅不愁吃住,还有量身定制的衣服穿。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绿缎绣海棠菊花犬服和红色闪缎犬服,就是慈禧的御犬穿的犬服,这些犬服都是量身定制,用料华美。

  众多狗品种中,慈禧最喜欢的是小型狗京巴,从她流传下来的出巡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周围是一群女眷,前面那个黑乎乎的小狗,正是京巴。京巴狗也被称为“宫廷狮子狗”或“哈巴狗”,是中国古老的犬种。它们表现欲强,活泼可爱,很受清宫帝后和妃嫔的喜爱。京巴是现在再普通不过的“土狗”了,现代人都觉得没什么特色,不如贵宾,哈士奇,小柴蠢萌可爱。但慈禧就是爱这种小土狗。

  史书记载,当时慈禧有四只最喜欢的小京巴狗,分别叫秋叶、紫烟、琥珀、霜柿。除此之外,还有一只名叫“海龙”的小狗也很受慈禧宠爱,慈禧不论到哪都要抱着它,连它的饭食都是亲自检查后才让吃。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见习记者 李雨心 记者陈荷

  图片主要由成都武侯祠博物馆提供


责任编辑:鲁珊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