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社会频道 > 社会万象 > 正文

“苹果滞销”悲情营销:一个公众号18天卖出117万箱

2018-05-10 15:47 来源:央视《新闻1+1》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苹果滞销了,果农急哭了,请支援一下吧,面对这样的请求,你出手了吗?

  新闻1+1---“苹果滞销”,谁在制造悲情?

  导视

  解说:

  苹果滞销了,果农急哭了,请支援一下吧,面对这样的请求,你出手了吗?

 

  消费者 杜女士:

  我是有买两箱,但是发过来的有一些坏的,比如说一个苹果,四分之一有坏掉的地方。

  解说:

  网文以偏概全,涉嫌虚假广告,临猗县政府发表声明称:“临猗苹果滞销”为不当营销。

  山西省临猗县果业发展中心主任 杨勇:

  咱们这儿根本不存在滞销。

  解说:

  苹果滞销,悲情营销,最终消失的会是什么?

  《新闻1+1》今日关注:“苹果滞销”,谁在制造悲情?

  主持人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节目的一开始呢,寻人启示,找谁呢?找一位大爷,哪位大爷呢?来看看啊。

  我们现在在照片上看到的这位大爷,的确表情非常悲苦,底下是苹果滞销,帮帮我们。光看这张照片一切正常,非常同情这位大爷,但是接着看大爷还是这位大爷,但水果变了,脐橙滞销帮帮我们。大爷还是这位大爷,橙子滞销帮帮我们。大爷还是这位大爷,不是水果了,辣椒滞销,帮帮我们。还是这位大爷,柠檬滞销帮帮我们,菠萝滞销帮帮我们。这已经是不止是今年的事了,已经一直在用这位大爷悲情营销了很久了,不过最终还是回来,在苹果滞销这出了问题,来,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呢?我们一起去看看。

  解说:

  临猗县位于山西省西南部,是栽植水果的最佳适宜区。目前,临猗县果林面积已达到100万亩,成为全国最大的水果生产县,有70%的农民从事果业,其中苹果占到果品总产量的80%以上。

  但山西临猗最近之所以成为新闻热点,是因为许多网络公众号都在说他们那里的苹果严重滞销。

  名为“五亩田”的公众号这样说:果农急哭!7旬老人40斤苹果仅卖12元,每斤仅0.3元!产地深度走访,4000万斤苹果滞销,与时间赛跑,恳请爱心传递!

  名为“六亩田地”的公众号这样说:心疼!临猗百万斤苹果因“丑”而滞销,果农欲哭无泪,请求支援!

  甚至一些公众号还特别提到,为了了解真实情况,他们前往临猗县实地考察。而通过他们的调查,临猗的滞销问题可以说相当严重!在其展示的信息中,有一堆堆烂在地里的苹果,有果农悲伤落泪的神情,甚至还有无奈砍果树的情况。

  记者:

  大哥,为啥把苹果树砍了啊?

  临猗县 果农:

  不卖钱啊,还赔钱。

  记者:

  苹果树砍了,种什么啊?

  临猗县 果农:

  还不知道,反正不种苹果树了。

  解说:

  这些公众号还强调,这些苹果一定要在5月1号当地果库清库前卖掉。正因此,这些平台开始组织进行“爱心义卖”。

  “六亩田地”微信公众号负责人 王先生:

  在我这儿是赔(钱)的,我们是赔的。首先我们感觉,首先助农这个事情,有一些苹果没有卖出去这首先是很正常的,有很多苹果,他们去现场考察,这样指定是有很多这样的苹果他们是真的没有卖出去,来帮助这些果农把这些苹果卖出去,而且价格相对于平时实体店那些水果肯定要便宜非常多。

  解说:

  根据《深圳特区报》的报道,在一家企业发起的爱心助农义卖活动中,得到深圳市民网友的大力支持,23小时内就卖出了20万箱苹果。还有电商平台在这场活动中共卖了100多万箱苹果。但这些献爱心买回的苹果,却让购买的人很伤心。

  山西临猗县“滞销苹果”购买者 杜女士:

  我之前是在一个公众号上面看到了这篇推文,也挺火爆的,我就想是自己老家的苹果自己还是比较了解的,肯定是挺好吃,而且如果是他们宣传的这种情况的话我觉得是更值得买的。我是有买了两箱,我是买了一箱给自己,买了一箱给同学。我们收到之后,苹果本身可能长的不太好看,四分之一已经有坏掉的地方,所以它就会比较丑、会比较涩、或者是比较大的口子。但是确实有蛮多坏掉的。

  解说:

  而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

  就在5月7号,山西临猗县政府针对“临猗苹果滞销”不当营销方式发表了声明。表示多个电商发布“临猗苹果滞销”的营销策划,利用打“悲情牌”营销临猗苹果,给当地果业品牌形象造成了严重影响。

  山西省临猗县果业发展中心主任 杨勇:

  我们的水果比去年我们卖的还快,五千万斤,比去年卖的就是还多卖五千万斤,咱们这儿根本不存在滞销。为什么,因为我们还有3个果汁加工厂,就是浓缩果汁那个加工厂,它一年要消化十亿斤所以我们这个苹果从来都不会存在滞销。

  白岩松:

  可能很多人看完这个片子第一感觉,这哪是公众号啊?这是利用公众的号,然后达到了一种用悲情的营销,达到了一种销售的效果,当然这只是第一印象,接下来还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走向一会儿我们会继续去关注。

  不过首先刚才说寻人启示,有人认识这位大爷吗?你看我们照片上的这位大爷,我相信这位大爷可能很无辜,是被别人利用了肖像,他不会是跟这些公众号或者说商家进行合作的,那他是不是应该去起诉,人家也有肖像权,滥用人家的肖像权,你看从苹果到脐橙等等等等,所以真应该找到这位大爷,然后帮他也维维权。

  接下来我们看看,为什么人家当地不干了。临猗县苹果总产量39亿斤,但是截止到5月7日苹果只剩2.88亿余斤,人家说我有这个生产果汁等等,需要量非常非常大,因此这完全谈不上滞销,今年销量比去年同期还多出9510万斤呢,但是公众号卖出了什么样呢?18天,一个公众号可就卖出了117万箱,995万斤苹果,那么这跟悲情的营销显然可能是有一定关系吧?

  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中国社会科学院社学发展战略研究院的院长张翼,张院长您好。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 张翼:

  您好。

  白岩松:

  一个公众号,你看在18天里卖出117万箱苹果,您觉得背后是否跟这种悲情营销,然后对公众的这种情感击中是有关联的?

  张翼:

  的确是存在很大的关联,如果这个故事所说的事情属实的话,我们觉得这个是的确存在很大的这种悲情或者说是价格低廉,或者说短期操作,或者通过各种公众号在其他的链接所形成的渠道的延伸,引起了很大的这种我们说的营销的B2C或者B2B或者是C2C之间的这样一些炒作所引起的这个效应是非常强大的。

  白岩松:

  你看张院长,我们回到数字来看,因为它在强调悲情营销,滞销,农民现在如何惨,如何砍苹果树等等,但是当地拿出了数据,我产了39亿斤,现在存量只剩2.8亿多斤,而且这是跟我十亿斤,自己要生产果汁等等需求量其实比起来这不算是大头,而且今年销量比去年同期多出了9500多万斤,如果这些数字都是属实的话,是否公众号在扮演着利用公众的号的角色?

  张翼:

  的确存在这个情况,就是说当地的产量跟营销在今年的销售额达到预期的成果的前提下,实际上这个公众号所销售的苹果就不一定是这个县的苹果,或者说通过别的渠道所形成的他们本身通过他们的渠道所形成的苹果的这种销售所形成的这种效应。

  白岩松:

  公众是很难识别清楚的,对吧?

  张翼:

  对于消费者而言,很难通过网络的图片或者文字的介绍,甚至也很难通过有关视频的演示、观看识别真假,就是因为这样呢,有些不法的商家在拍摄视频的时候,可能用的是一种产品,但是跟销售出去的渠道里面发出去的可能是另外一个产品。他们就出现一个商家是商家,渠道是渠道,送快递的是快递哥,这样一种就是跟商家不直接见面的这个方式,来达到销售的目的。那么消费者出现这种质疑之后呢他会增加消费者的退货成本,所以在这种低廉的价格的影响之下,很多人就是自己吃亏也划不来再去理论这个事情,因此呢短期性的操作很容易形成,在网络社会里面所形成这种叫网络欺诈的消费行为。

  白岩松:

  其实当然像这种生鲜果品想退货几乎是很难的,但是这件事情行进到这的时候我们会觉得这公众号就是利用公众的号等等,那么一切情况电商他自己又会怎么说呢?情况是如何呢?来,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一年的收入就靠着这点苹果,不卖出去,孩子学费都成问题!

  我家有五万斤苹果,至今一个也没卖出去,求好心人帮忙卖一下!

  已经七十多岁,两个儿子都在外打工,年迈的老俩口在家靠打理几亩苹果园维持生计。

  触目惊心的滞销,催人泪下的图片。

  今年4月11号,公众号“五亩田”发表网文:“果农急哭!7旬老人40斤苹果仅卖12元,每斤仅0.3元!产地深度走访,4000万斤苹果滞销,与时间赛跑,恳请爱心传递!”,引起了山西交通广播电台记者申文超的注意,山西临猗竟有4000万斤苹果滞销?他带着疑问赶往临猗县,一探究竟。

  山西交通广播电台记者 申文超:

  在我们随后对临猗县果业发展中心这个杨主任采访的时候,他说这个果子确实是存在丰收的情况,但绝对不存在所谓的滞销。

  解说:

  随后,记者也找到“五亩田”提到的七十多岁的当事老人。刘长福表示,在五亩田电商平台发布的图片和视频,都是村里一个叫杜晓的果商,教他拍摄时这么说的。

  山西省运城市临猗县村民 刘长福:

  来了采访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到屋里了,问一下当前的果子情况。娃的地有7亩果子,能产5万斤。

  解说:

  号称专卖绿色农产品的电商平台——“五亩田”,发布这篇文章的依据又是什么呢?今天下午,我们的记者也联系上了“五亩田”的负责人。

  “五亩田”电商平台CEO 王成洲:

  今年四月份初的时候,临猗一个果农带着苹果来了深圳,他说苹果还有大量卖不出去,我们希望这个事情是能得到政府支持,他回去之后大概两三天的时间,就给我们发过来一个盖章的文件,就说是政府支持的,我们看了有村里的章,有镇里的章,当时就派了两个人去到了临猗当地,走访了差不多三天四天的时间,走了十几二十个冷库,所以几天之后我们就出了一篇文章,标题是悲情的。当地的苹果,大量的苹果卖出去它是事实,要不然的话我们不可能说平白无故造出那么多苹果给消费者发出去。

  解说:

  杜晓,是临猗县的一位苹果购销商。他在联系电商平台时,出具了印有“临猗县角杯乡人民政府、临猗县果业发展中心和临猗县角杯乡石彪村村民委员会”公章的文件,文件中明确表示“传统销售渠道补款,农民收益受到很大影响,出现了滞销,我县特委托五亩田电商平台,帮助销售苹果。”

  杜晓在接受山西交通广播电台的采访时承认,他和“五亩田”这家电商企业确实是商业合作关系。并对上述问题作出了回应。

  记者:

  您在里面起什么作用?

  临猗县石彪村购销商 杜晓:

  供货。到现在已经合作了有三年了。

  记者:

  4000万斤怎么来的?

  杜晓:

  不知道,编的吧?这是人家的营销手段,这也没有错啊?在网上这几年炒的挺火啊,好多地方都这样做了。

  解说:

  而对于公章问题,杜晓也承认自己在盖章过程中存在“偷梁换柱”的行为。

  杜晓:

  乡长说改了,当时我拿了两份,盖章的时候好像盖错了,盖在了这份上,改过的好像没有盖。

  解说:

  在“五亩田”所发表的文章中明确提到:“18天,117万箱,995万斤苹果……”电商平台,搞的真是公益活动不获利吗?

  山西交通广播记者:

  这个苹果的收购价大概是在八毛到一块钱一斤左右,一箱大概能装8.5斤,按平台上他自己的叙述来说,他一共是有一百万人参加了这次的购买,单量是28.7元是一单,我粗略的算了一下,平台自己的营收最少是在一块钱以上,也就意味着他这次所谓的爱心义卖他能赚一百万以上。

  白岩松:

  先不管别的说的是不是真实的情况,那说这个公益不挣钱是不可能的,记者非常清晰的给算了这样的一笔账,这一单可能整个下来之后,就能挣上百万。但是悲情营销呢大家好像也乐于配合,我们来看看这样的一个过程。

  果农呢最大的期待,我不管你什么什么营销,人家可能也没听过这种悲情营销这样的一个词,他就是希望你给我的价格合适了,我能把苹果卖出去就行了,因此果农是把这个苹果给当地苹果经销商,而当地的苹果经销商找到电商然后形成了合作,拍悲情视频、偷梁换柱盖公章等等,这里谁的责任更大,其实我觉得现在还一时间很难界定。然后就形成了效果,谁来买单呢?买单的当然是消费者了,而且消费者还收到了很多的坏苹果,以后不敢再轻信,包括当地政府有了这样的声明,我们的媒体又这样关注之后,恐怕今后很多人再看到悲情营销的时候会当成笑话看吧,这又怎么办?

  好了,接下来继续连线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的院长张翼。张院长,您怎么看待各说各话当中的一些漏洞还有他们自己的一些解释?

  张翼:

  这个情况我相信在某些具体的环境里面是存在的,比如说对政府来说,可能说的是普遍的这个县的问题,但对于具体的农民来说呢,可能说的是自己村的事情或者是自己家的事情,农民的苹果的质量跟这个县的苹果的质量也可能存在一些具体方面的差异,大致他们自己的或者营销上或者说收购商的那些苹果,本身储存在窖里面可能时间也很长了,也导致出现了一些个别的滞销。但是那个“伍亩田”的那个落实呢,他是去的是个别的村落所做的考察,不是在这个县里面所形成的带有普遍性的认识,因此这里面就存在认识的误差,或者说是以个别代替普遍的问题。

  白岩松:

  但是这里还有一个很核心的问题,说是公益营销,因为用的是悲情的营销的方式,而且强调了公益,可是记者一算账的话,可是不少挣钱啊,这里是否存在着一定的问题,或者说欺诈。

  张翼:

  这本来就是个伦理问题,你商家啊你说是公益活动,公益活动是不能够做这个就是以赚取利润为目的的这样一些商业活动的,通过公益赚取利润的这个目标呢,那本身就是存在你的这个商业伦理与商业欺诈问题,这个问题慢慢可能监管部门就需要过问一下。

  白岩松:

  好,一会儿我们再继续探讨,接下来我们就继续去关注,虽然在各说各话,但是这个事情在伤害谁的利益,今后又如何去进行相关的这种管理呢?

  解说:

  山路难行……当地20多万斤白菜出现滞销。

  因气候影响导致上市集中等原因,导致四川米易番茄大量滞销。

  在云南丽江的永胜县,由于今年的大蒜价格出现大跌,导致当地的大蒜严重滞销。

  进入2018年,农产品滞销仍频频进入公众视线。一提到滞销,恐怕不少人记得:三年前,因为价格低、收购少,造成不少农民牛奶滞销,不得不含泪倒牛奶、杀奶牛。

  记者:每天要倒多少?

  石家庄市奶牛养殖户 马聚霞:每家每户要倒一千多斤。

  山东省乃业协会会长 张志民:有的到了5毛钱一斤,就是一块钱一公斤,价格比矿泉水还低。

  石家庄市奶牛养殖户 王志国:怀孕的牛,卖了杀了,一杀就杀两头牛,人家都不愿意,心疼得很。

  解说:

  滞销、滞销总是滞销,信息闭塞、天气原因、扎堆上市,种种原因,造成一个结果——“价格跳水”,就算“垃圾价”也还是无人买。

  今,自从有了“互联网+”,电商平台开始扮演“救市”角色。

  但是,一旦连上“互联网”,有的人却动起歪脑筋。

  记者:

  那你当时为什么就是没有说明喂猪的那个梨是坏掉的?

  村民:

  心里也很着急,后来说替广大农户做做宣传。

  解说:

  这是2014年11月,《河南南召晚秋黄梨销售难,果农忍痛喂猪》这一消息在网络流传,但爱心人士赶到南召却发现:和这次山西临猗“苹果滞销”套路一样,也是夸大事实的假消息!

  河南濮阳客商 刘湘军:

  我准备拉十吨,来了后一看。

  记者:

  收购到十吨了吗?

  刘湘军:

  没有。

  解说:

  今天,记者再次在某电商平台搜索“滞销大爷”,结果多达数十种商品,产地、品种各有不同,大多带有“义务助农”、“帮帮我们”等标题。就像我们“买家秀”总是和“卖家秀”相去甚远一样,互联网,因其“虚拟”、“隐蔽”、真假难辨,却被某些人借用为“透支同情心”的工具。

  微信电商平台最美食材负责任 鲁念:

  农民,而且是年纪偏大的,不会说有互联网思维,包括信息渠道,他们这些了解都很少,需要点上团队帮助他们营销策划,但是像很多他们是寻求短期利益,打着助农的名义,去做一个虚假的营销,靠这个来捞一笔钱,可能没有粉丝长远的考虑。,但是这种行为只是少数。

  解说:

  抛开道德考量,农产品出现滞销时,是不是借电商平台就“一电就灵”解决问题呢?

  前年5月,“广东徐闻菠萝”滞销事件,某网店以29.9元十斤包邮,发起助农义卖,1天卖出60万斤。然而,大量用户收到了变质菠萝。一件“正能量”的义举,结果三败俱伤:农民没有挣钱、背上骂名;商家费力又赔本;消费者这边,差评退款满天飞。

  陈如约:

  这次活动太鲁莽了,我们都觉得很可惜,一家店被关了倒闭了,但是作为农民来讲也很惨,一亩地亏4000元,如果种100亩就亏40万,真的没有谁是得益方。

  白岩松:

  现在有两个词在进行相关销售的时候给毁的差不多了,一个叫营销,一个叫讲故事,这个营销就变成了要去编故事,然后讲故事便成了讲不真实的故事,但是呢网友太多了,而且爱心如潮水,有的时候就入了套,可是入了套发现后来的真相的时候,将来恐怕就会躲避,可是真需要帮助的人又怎么办呢?好,继续连线张翼,张院长,您看,在《反不正当竞争法》里,其实对类似这样的行为是有规定,同时有严重的这种处罚,就是现在我们在这个PPT上看到的这种情况,但是接下来要防止这种悲情营销或者说讲不真实的故事,靠谁呢?靠消费者还是靠更严格的监管?

  张翼:

  既要靠消费者,也要靠严格的监管,因为当前的情况是网络由于它的信息的呈现问题让消费者怀疑,所以说即使农民真的把这个产品生产出来,即使真的滞销,再发布同样的消息的时候,如果消费者本身不积极购买的话,也会损坏网络平台这样一个非常好的一个频道或者平台。所以说,资质的评估问题,诚信档案问题,或者延伸的追责问题,这些问题呢总应该在政府监管的相关部门里面先留下平台档案,如果没有这个档案,将来你的这个延伸规则就成为一个虚的东西,或者说是电商负责,平台担责的问题也存在追查的过程当中,相关的主体互相推卸责任的问题。

  白岩松:

  其实作为执法部门来说,遇到这种情况是该亮剑的对吧?

  张翼:

  应该是亮剑的,在亮剑过程当中,我感觉现在还有一个可以使用的办法。就是限制网络的使用权。

  白岩松:

  明白,有一个黑名单。好,非常感谢您带给我们的解析,希望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少。


责任编辑:宋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