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社会频道 > 社会万象 > 正文

两婴儿被抱错:母亲顶“不忠”骂名30年找到亲生儿

2018-06-15 14:53 来源: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30年前,她在为10岁儿子验血型的时候,却意外发现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丈夫得知后,给她扣上了不忠的帽子,对她连打带骂。她咬牙含泪,顶着种种非议和压力,终于在30年后的今天找到了自己的亲生骨肉。

  30年前,她在为10岁儿子验血型的时候,却意外发现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

  丈夫得知后,给她扣上了不忠的帽子,对她连打带骂。她咬牙含泪,顶着种种非议和压力,终于在30年后的今天找到了自己的亲生骨肉。

  一边,失散多年的儿子突然接到真正妈妈的电话,还以为遇到了骗子,但随后的DNA验证了一切。原来,40年前,他在医院出生后就被抱错,与另一个孩子“互换”了身份……

两个家庭的DNA鉴定报告(左侧为谭女士一家,右侧为宋女士一家)。 本组图片均由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吴章杰 摄

     两个家庭的DNA鉴定报告(左侧为谭女士一家,右侧为宋女士一家)。 本组图片均由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吴章杰 摄

  一个“骗子”电话

  要找亲生儿子

  “你现在的父母不是你的亲生父母,亲生父母另有其人!”2017年8月,贾宏(化名)接到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并约他回沈阳见面详聊。

  起初,贾宏以为遇到了骗子。他告诉自己,只要不向外拿钱,就不会上当。

  但潜意识里,贾宏仍对这个电话的真实性存有疑问,因为40多年来,几乎没有人说过他与父母亲有相似之处。“虽然如此,但我从没怀疑过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

  不久,回到沈阳的贾宏与神秘人见了面。神秘人告诉他:“你现在的父母不是你的亲生父母,你应该姓甄,母亲姓谭。”

  随后,对方拿出了一张《出生报告单》,上边的开具日期为1978年7月19日,母亲姓名一栏写着谭桂枝,接生员为王润坤,上面还盖有沈阳铁路总医院和平分院的印章。

  看到这张《出生报告单》,贾宏顿时心跳加速,因为上边所写的出生日期和医院与他的出生信息完全一致。

  虽然心中一惊,但贾宏仍然认为对方是骗子。可对方却告诉他,只要他同意与甄家老两口做一下亲子鉴定,所有的真相就都明白了,鉴定费用不用他拿一分钱。

  不会被骗钱,贾宏放松了警惕,为了看到事情的真相,他同意做亲子鉴定。

  第一次与甄家老两口见面的场景超出了贾宏的预想,老两口见到他的时候泣不成声,众亲属皆露出喜色。“他一定是我们老甄家的人!太像了!”

  几天后,贾宏接到了司法鉴定所打来的电话:“甄家夫妻是你生物学的父亲和母亲!”

  “老天在跟我开玩笑吗?”面对鉴定结果,贾宏彻底蒙了。他知道,DNA鉴定是具有科学性的,假不了!可养自己长大的父母突然变成了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人,这让他陷入了混乱。

  一次修牙验血

  发现孩子非亲生

  讲起40年来自己经历过的一切,72岁的谭桂枝满含泪水。

  谭桂枝的儿子甄富(化名)10岁时,因为牙齿不齐需要正畸,在拔牙之前做了一次血型化验。化验结果很快出来,报告单上显示孩子的血型是AB型。

  自己是A型血,孩子的父亲是O型血,根据血型遗传规律,两人不可能生出AB型血的孩子。

  谭桂枝以为医生弄错了结果,便又做了一次化验。可这次的结果仍然显示儿子的血型是AB型。

  因为这事,她与医生发生了争执,而医生抛来的白眼令她更加无法接受。“谁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儿子的血型问题,让谭桂枝的人生发生了改变。她被丈夫扣上了不忠的帽子,甚至遭来拳打脚踢,可任凭她怎么解释,都无法令丈夫相信她是清白的。

  承受着委屈和羞辱,她每天以泪洗面。养了10年的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那么自己的儿子又在哪里?

  翻出儿子的《出生报告单》,谭桂枝突然意识到,是不是儿子被其他人抱错了?“一定要找到和我同一天生产的那位妹妹!”

  1978年7月19日,谭桂枝出现生产征兆,即将迎来生命中的第二个孩子。她是铁路局职工,所以选择在沈阳铁路总医院和平分院分娩。当晚,她被推进产房,儿子很快出生,而在同一产房的另一张床上,一名26岁的产妇也即将临盆,二人几乎同时生下孩子。

  分娩后,谭桂枝被推回病房,儿子则被送去洗澡。“当时病房里就我一个人,后来儿子被抱回到我身边。”

  第二天,谭桂枝就出院回家了。她觉得,儿子被错抱的机会应该在从产房到病房的这段时间。

  谭女士亲生儿子在沈阳铁路总医院的出生报告单。

谭女士亲生儿子在沈阳铁路总医院的出生报告单。

  顶着怀疑和非议

  她苦寻亲生儿30年

  “妈,我来了,给我开下门。”贾宏终于把对谭桂枝的称呼从“您老”改成了“妈”,这一称呼的变化,让他斗争了大半年。

  “我必须改口,我妈这一辈子为了我受了太多的委屈。”贾宏在养母宋淑芬家无忧无虑地成长,谭桂枝却每时每刻都活在内疚自责与拼命寻找中。

  “我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孩子,这个想法从未动摇。”谭桂枝说,只有做了母亲的人才能理解她的心情。

  当年分娩时,宋淑芬曾经说过自己在东站上班,靠着这唯一的线索,谭桂枝开始了漫长的寻找。

  谭桂枝的单位在沈阳市铁西区,每天白天上班,只能利用下班时间去东站地区偷偷打听。“我不敢直接把事情原委跟别人说,因为八十年代还很保守,这种事情传出去,别人不但不会相信我,还可能会骂我。”

  5年过去了,10年过去了,20年过去了……丈夫老甄对谭桂枝的怨气和责骂已经渐渐淡了,没有人相信她还能找回自己的亲生儿子,甚至没有人相信她的故事。

  因为找不到亲生儿子,老甄在年复一年的抑郁焦躁中渐渐患上了帕金森症。谭桂枝特别担心老甄在临死前看不到自己的亲生儿子。

  到有一天,谭桂枝打听到自己的亲生儿子可能叫贾宏。

抱着分离几十年的亲生儿子,谭女士的双手不停地颤抖。

抱着分离几十年的亲生儿子,谭女士的双手不停地颤抖。

  找回亲生儿

  两个家庭在互相融合

  1978年7月19日,由于胎儿脐带缠脖,宋淑芬经历了4个多小时的分娩,过程撕心裂肺。这是她人生最难以忘却的记忆,所以她把贾宏当做生命的全部。

  虽然他们家是普通工薪家庭,但40年来,宋淑芬省吃俭用地供贾宏上大学,娶妻生子。作为母亲,她对贾宏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和感情,现在突然告诉她儿子不是亲生的,这让她难以接受。

  甄富也时常给宋淑芬打电话,询问生母的身体状况。

  在两个家庭中,最后一个知道事情真相的是甄富。因为大家都知道他脾气急、性子烈,一直不敢告诉他,担心40岁的他会因此想不开。

  “我确实接受不了,当时立刻就哭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得知真相后,甄富跪在地上抱住养父的大腿,只是哭。接下来的半个月他没有去上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现在,甄富仍然每个月都带着养父去理发、洗澡。同时也时常开车去看望生父,生父提前在楼下接他,让他体会到有两个父亲的幸福。

  “你不知道,我替你挨了多少屁板子!”甄富与贾宏也成了好兄弟,兄弟俩聊着过往的生活,更觉亏欠父母太多。他们认为,他们只能在今后的人生里,尽力去照顾四位老人。

  如今,两个孩子都与亲生父母相认,两个家庭也正在努力融合。故事有了完美大结局——两个家庭都多了一个儿子,多了一双父母。  

  来源: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


责任编辑:宋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