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社会频道 > 社会万象 > 正文

咖啡豆价格下跌咖农外出打工 云南现大批留守儿童

2018-11-08 09:20 来源:工人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因咖啡豆价格连年下跌,云南许多咖农将树一砍了之,外出打工,由此产生大批留守儿童,面临养育和脱贫困境……

  因咖啡豆价格连年下跌,云南许多咖农将树一砍了之,外出打工,由此产生大批留守儿童,面临养育和脱贫困境……

  咖啡“解困计”

  点击进入下一页 

  在丛岗小学,像陈园娇(右上)这样的留守儿童超过半数。

  10月24日8点,云南保山的阳光已经明亮到刺眼,只需在户外停留十分钟,脸颊上就能立刻泛出两朵“高原红”。从市区出发,顺着蜿蜒崎岖的山势一路绝尘,就到了位于几座大山之间的保山市隆阳区潞江镇丛岗小学。

  今年6岁的陈园娇(化名)刚上一年级,父母外出打工,由年迈的祖父母照看。从家到学校,她需要翻越一座山,步行大概要花去三四个小时。因此她只能选择住校,每周回家一次。这所小学有227名学生,其中111名和陈园娇一样住校。“每当看到有父母接送同学,我就会更想念爸妈。”陈园娇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前几年,父母在家里种咖啡,她并不缺少陪伴,但近几年收成不好,只好外出打工,能早日和父母团聚是她的心愿。

  “孩子是山村希望的种子”

  “在这所小学里,像陈园娇这样的留守儿童超过一半。”丛岗小学校长张立中告诉记者,陈园娇能在适龄的年纪进入学校读书,已经算是众多孩子中的幸运者。由于历史原因,村里有很多孩子直到十二三岁才开始上一年级。“我们学校有100多名孩子没有上过学前班。这些孩子不仅基础差,对于外界的了解也很少。不要说用电脑上网查资料,家里经济状况都很成问题。”

  张立中说,这所学校一共有1~6年级7个班,8名教师负责他们的教学任务,平均每人要承担6~7门课程。加上学生多是少数民族,学校不仅要负责教授语数英等常规课程,还要义务承担给傈僳族、傣族等少数民族学生教普通话的任务。“由于师资力量不够,学校还在村里聘任了几名代课老师辅助教学。”

  年近50的咖农施云富就是其中一名代课老师,高中毕业的他是村里少有的高学历者。学校教师力量吃紧,校长拜托他来帮忙,承担傈僳语汉语的“双语教学”。说起在学校当代课老师,他说自己并不是为了每月1000元的代课费,更希望村子能尽早脱贫,过上好日子。“这些孩子是山村希望的种子。”

  施云富告诉记者,虽然咖啡是当地传统的种植项目,但近几年日渐衰落。“前几年咖啡价格好时,村里还有年轻人,现在村里多是像我这样的留守老人。”他说,咖啡和其他农作物不同,生长周期长达4~5年,还需要很高的种植技术。前些年咖啡期货价格好时,每公斤生豆能卖到6元,最高时可以卖到10元。然而现在,每公斤生豆的收购价只有4元。咖啡豆卖不上价格,很多人就一砍了事,出去打工了。

  “打工没技能不如种咖啡”

  家住老城寨的五年级学生密有宝告诉记者,从他记事起,父母就一直在家种植咖啡。直到前年,父亲砍掉了家里一半的咖啡树开始栽种花椒。母亲留在村里带他读书,父亲则外出打工补贴家用。

  “这几年,砍掉咖啡种植其他经济作物的农户逐渐增多,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也逐年增多。”施云富也证实了密有宝的说法。他告诉记者,咖啡在刚开始种植的几年里,不太容易得病,如果气候条件好,还能大获丰收。如果品相好,会有很多咖啡经纪人到家里来收咖啡。

  “我年轻的时候也出去过一阵子。由于没有技能只能在工地上干一些苦力活,时间久了还是要回来种田。”施云富说,“如果打工学不到技术,还不如回来种咖啡。不管行情多差,好品相的咖啡总是能卖上好价钱。”

  “本来,从地理纬度上来看,我们这里应该能种出蓝山那种品质的咖啡,但由于种植投入不足,导致咖啡品相差,卖不上好价格。”潞江镇镇长张自线说,“前些年由于咖啡的行情好,随行就市种咖啡收成还不错。村民很少有人外出打工。近三年,咖啡行情衰落,生豆收购价暴跌,为讨生活外出打工成了村民的常态。”

  一位咖农告诉记者,行情好的时候,市里会经常组织农艺师对咖农进行专门培训。这几年行情差,加上一些咖农砍掉咖啡树种上了别的作物,很难组织培训。“这些咖啡树现在基本上就属于自由生长状态,不知道怎么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几排咖啡树上挂满了咖啡果,但不知什么原因,一些咖啡果已经在成熟之前干瘪。

  “这主要是由于生长过密,缺乏必要的修剪和管理造成的。”从普洱赶到保山给咖农提供技术辅导的星巴克咖啡公司的农艺师王万东说,咖啡在种植一段时间后需要对虫害、施肥和土质等方面进行鉴定,如果不加以管理,就很难保证咖啡的品质,自然也卖不上好价格。

  “丛岗村和赧亢村是潞江镇咖啡种植比较集中的村,种植传统久,品种不错,但是咖啡生产存在不少问题。”中国扶贫基金会相关项目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在扶贫调研时发现,由于咖农对于咖啡种植的必要农资投入不足,组织化程度也不高,对于精品咖啡的种植和加工标准掌握不到位,所以咖农的收入呈现出逐年下降趋势。“随着咖啡种植收入减少,外出打工的人逐渐增多,村里渐渐成为‘三留守’的聚集地。尤其是留守儿童的养育问题比较突出。”中国扶贫基金会调研发现,这两个村的学龄儿童缺乏优质定期的体检和义务教育课程外的综合课程,孩子们的认知力发展较缓,心理健康水平相对也弱一些。

  “山村脱贫更要扶智”

  “这两个村分别有建档立卡贫困户88户529人、73户287人,建档立卡贫困户占两村总户数的12.9%,贫困人口占两村总人口的15.9%。”潞江镇镇长张自线介绍说,这些年他们的平均收入很低,在建档立卡贫困户中,又有将近85%是易地扶贫搬迁的安置户,脱贫的任务更加艰巨。“产业脱贫是我们目前需要的脱贫模式,这样不仅可以解决劳动力就业,还能解决农村的留守问题。”

  星巴克云南项目负责人佟亚伦说:“如果说咖啡种子是咖农对生活的期待,那孩子就是他们希望的种子。咖农的生活水平和农艺技术的提高直接关系到咖啡口味和品质。”星巴克中国首席执行官王静瑛说:“目前,云南已经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咖啡产区之一。未来,我们将继续强化咖农培训,让他们靠自己的能力脱贫致富。我们也将积极投资当地教育,计划到2023年,实现造福云南全省30个村庄5万名咖农和6000名学龄儿童的目标。”具体包括给孩子们提供健康体检,还有一些兴趣艺术爱好课程资源,给他们提供一个全面发展的机会。

  记者了解到,保山潞江坝独具特色的干热河谷气候,非常适宜小粒咖啡的生长。云南保山小粒咖啡是中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是中国乃至全球品质较好的咖啡之一。事实上,早在2012年,星巴克就在普洱建立了云南种植者支持中心,帮助上千家咖啡庄园获得了高标准的“咖啡和种植者公平规范”认证,为1.7万人次的咖农提供了规范种植培训。并且通过推进“优质优价”的采购原则,引领行业规范,为种植出优质咖啡豆的咖农带来更丰厚的回报。

  “相信一颗种子的力量。”中国扶贫基金会会长郑文凯说:“教育扶贫是为脱贫种下种子。星巴克采用综合解决方案,期待其创新扶贫模式能提供更好的效果。”据悉,为实施该项计划,星巴克将与中国扶贫基金会达成合作伙伴关系,率先在云南保山地区丛岗村和赧亢村开展试点,预计首批将有超过1000名咖农及近400名学龄儿童直接受益。此次试点项目投入款项350万元。


责任编辑:王丽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