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山东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鲁网 > 社会频道 > 社会万象 > 正文

百年钢轨乱堆放引争议 中国铁道博物馆:将入库保存

2019-01-28 11:03 来源:北京青年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近日,北青报记者探访发现,在中国铁道博物馆东郊馆场院内,集中堆放着50多根老旧钢轨,很多历史已经超过百年,但由于码放不科学,造成部分老钢轨严重锈蚀。有参观者认为,老钢轨是铁路文物的重要构成,粗糙的管理导致文物寿命减损,此类情况不应发生在一座国字号的专业博物馆。

  百年钢轨乱堆放 锈迹斑斑侵铭文

  中国铁道博物馆表示:处置不当 今年将扩建库房入库保存

  近日,北青报记者探访发现,在中国铁道博物馆东郊馆场院内,集中堆放着50多根老旧钢轨,很多历史已经超过百年,但由于码放不科学,造成部分老钢轨严重锈蚀。有参观者认为,老钢轨是铁路文物的重要构成,粗糙的管理导致文物寿命减损,此类情况不应发生在一座国字号的专业博物馆。

  点击进入下一页 

  50多根老钢轨堆放在中国铁道博物馆的露天场院

  老钢轨露天堆放

  铭文朝上犯保管大忌

  中国铁道博物馆(简称铁博)东郊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附近,占地面积230余亩。近日,有细心的参观者反映,50多根老钢轨堆放在铁博的露天场院上,没有任何遮盖保护,导致老钢轨锈蚀严重。

  北青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些老钢轨长度在10米左右,不是整齐平铺在地面上,而是横躺着、倒立着堆放在一起,金属之间相互碰撞、挤压、摩擦。摞在上层的钢轨锈蚀最为明显,原本光滑平整的外表,因为铁锈而变得斑驳粗糙,个别处还存在新鲜的锈点。

  铁路爱好者韩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些老钢轨多出自广安门火车站、丰台火车站,被铁博征集后已露天堆放将近十年。但由于远离主展区,不太引人注意。他认为,即便是露天展陈,完全可以将老钢轨重新铺装,而不是像废铁一样堆积。

  韩先生特别指出,很多老钢轨两侧有凸起的铭文,这是钢轨上最重要的历史信息,但由于堆放不整齐,导致很多铭文仰面朝天,直面日晒雨淋。而长年的酸雨侵蚀、阳光炙烤,形成一层坚硬的铁锈,对铭文的破坏极为严重。这样的堆放方式,触犯了保管老钢轨的大忌。

  北青报记者在一根歪躺着的钢轨上看到铭文“B.V.G. BOCHUM. 1902.7”。据了解,此钢轨由德国的波鸿矿业钢铁公司生产于1902年7月,距今116年。由于这根钢轨在最上层,并且一侧铭文朝上,外表已是锈迹斑斑。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如正常码放腐锈很难侵蚀到铭文。由于错误的码放角度,导致很多铭文被锈蚀覆盖。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一根由德国在1902年生产的老钢轨铭文已经锈蚀严重

  保护好藏品是

  博物馆的重要职责

  钢轨,是铁路轨道的主要组成部件。它的功用在于引导机车车辆的车轮前进,同时承受车轮的巨大压力。中国铁路总公司的标志就包含了一枚钢轨断面图形,可见钢轨在铁路系统中的重要地位。铁博征集的老钢轨,出产自中国、德国、比利时、英国、美国、俄国、日本、波兰等国,很多有上百年的历史。

  按理说,它们在退役后能够进入博物馆,应该是不错的归宿。据铁博官网介绍,中国铁道博物馆是中国铁路系统的专业科技类博物馆,主要负责铁路行业文化遗产保护,传播铁路科技知识,宣传铁路发展成果,负责铁路历史文物、科研成果的收藏、保管、陈列、展示等工作。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中国铁道博物馆2015年编印的《铁路文物保护管理工作手册》中明确规定:由于博物馆藏品,特别是文物藏品产生年代久远,材质老化,加上历史上的收藏保存条件等因素的影响,存在不同程度的腐蚀和病害,易受损坏,有效地保护好藏品文物及其他藏品,是博物馆的重要职责和根本使命。

  因此,要对博物馆藏品,特别是文物藏品给予细心照顾,要根据藏品的珍贵程度、不同等级、不同质地,有针对性地采取预防性保护措施。

  回应

  立刻整改 老钢轨将入库保存

  就此事,昨天北青报记者致电中国铁道博物馆文物部,一位负责人解释说,东郊馆这批钢轨是当年铁博从广安门火车站征集而来,如果不是铁博的征集,肯定就当废品处理了。但每一根钢轨有10多米长,目前没有适当的库房进行陈放,因此只能露天陈放。前不久他们还在钢轨下铺设了石板、枕木等物。就钢轨“铭文朝上”的问题,这位工作人员坦言,在施工过程中确实存在疏漏,没有考虑一些细微的因素,他们会立刻进行整改。

  这位工作人员还透露,今年他们准备对铁博东郊馆的库房进行扩建,库房建成后这些钢轨都会入库保存。

  观点

  老钢轨是中国铁路的历史物证

  对于老钢轨,铁路文化学者、《我的京张铁路》作者王嵬颇有研究。他介绍说,一般情况下,历史悠久的铁路和车站,容易发现老钢轨,譬如京张铁路、京奉铁路、京汉铁路、京门铁路……很多钢轨的历史超过百年。

  这些老钢轨在退休后,很多被再次利用。如广安门站货场利用废钢轨建设的雨棚柱子,多为一百多年前英、法、德、比利时等国制造;在昌平火车站的道口,发现当标志杆的英国钢轨(BV&CoLD-1891-I.C.R),是王嵬发现年代最老的一根钢轨。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可见这些钢轨依然在发挥余热,但每当它们的所在地要改造或拆除,通常它们的命运是成为废旧钢铁,最终化为铁水。少数钢轨能被国内的一些博物馆、铁路工务段或私人收藏。

  前些年,已有多种超过百年的钢轨被定为三级文物。它们的价值不仅仅在于曾为中国铁路线服务,它们还是中国铁路的历史见证。钢轨两侧的铭文记载了制造国、制造商、生产年份、钢轨型号,从这些铭文中可以分析出当时的工程师选择此钢轨的目的、铁路线路情况、中外贸易、使用寿命等非常有价值的历史信息。

  王嵬认为,如果老钢轨还铺设在线路上,应作为活着的文物尽量延长它的使用寿命;获得征集保护的老钢轨,应该得到妥善的保管,尤其是那些“铭文朝上的老钢轨”,应及时完善保护措施。


责任编辑:范金鑫
分享到: